教育-AOTAIER.COM域名出售

高职十年:毕业生服务医疗、教育等民生领域比例提升明显

2022-08-16 00:00:00

“2021年高职学校招生557万人,相当于十年前的1.8倍。十年来,‘中职—职业专科—职业本科’一体化的职业学校体系基本建成。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为普通高等学校设置职业本科教育专业,专科层次职业学校设置职业本科教育专业预留空间……”今年5月,教育部召开发布会介绍了党的十八大以来职业教育改革取得的丰硕成果。

国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同时,高职毕业生的就业质量也备受关注。

《中国高职生就业报告》(就业蓝皮书)数据显示,十年来,高职生毕业半年后的平均月收入由2731元增至4505元,运输业取代金融业成薪资最高行业类。传统支柱产业“建筑业”仍是高职生就业最多的行业类,但较十年前有所下降。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医疗护理、幼儿教育等领域成为毕业生就业增长点,体现出高职毕业生对医疗、教育等民生领域的支持加大。民企始终是吸纳高职毕业生最主要的企业类型,且十年间在民企就业比例、就业满意度提升明显。

高职毕业生服务医疗、教育等民生领域比例提升

在服务健康中国建设和教育强国建设的大背景下,医疗护理、幼儿教育等民生领域吸纳了更多的高职毕业生就业,也体现出职业教育对相关民生领域的支持增大。

具体来看,与十年前相比,2021届高职生在“医疗和社会护理服务业”(8.0%)、“教育业”(6.9%)就业比例上升明显,分别增加4.8和2.6个百分点。此外,在“住宿和餐饮业”(2021届:4.0%)就业的比例也增长较多,增加1.8个百分点。

作为传统支柱产业,“建筑业”仍是2021届高职生就业最多(10.7%)的行业类,但相比2012届的12.9%,下降2.2个百分点。

毕业生就业的岗位变化也呈现相似特点。数据显示,2021届高职生毕业半年后在“医疗保健/紧急救助”(7.1%)、教育岗位(4.5%,其中包括幼儿与学前教育:2.7%以及中小学教育:1.8%)就业比例上升较多,较2012届增加4.9个和2.8个百分点。就业比例增加较多的还包括“互联网开发及应用”(2021届:4.7%,2012届:2.1%,增加2.6个百分点)、“餐饮/娱乐”(2021届:3.3%,2012届:2.1%,增加1.2个百分点)等。

十年对比来看,2012届和2021届高职生就业比例最高4个的职业类均为“销售”“建筑工程”“财务/审计/税务/统计”“行政/后勤”(前三名排序略有不同)。但除“行政/后勤”外,其他3个职业类的就业占比都有所下降。尤其是最近五年,“建筑工程”“财务/审计/税务/统计”就业比例的下降或与房屋建筑业需求下降、各类专业设计与咨询服务业的初级岗位(会计等)趋于饱和有关。

运输业取代金融业成薪资最高行业类

十年来国家经济快速发展,高职毕业生初入职场的收入随之相应提升。

2021届高职生毕业半年后的平均月收入为4505元,较10年前的2012届(2731元)起薪上涨65%。交通运输大类专业月收入持续较高,其下设的铁道运输类(5280元)、航空运输类(5173元)专业表现尤其亮眼,2021届位列高职月收入较高主要专业类的前两名。

行业的冷暖变化,也体现在高职薪资榜上。十年前,位居月收入榜首的金融业(2012届:3170元)如今“光环”不再。2021届高职生月收入最高的行业类为运输业(5520元)。另外,热门行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5023元)以及“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4982元)紧随其后,其月收入也较高。

从职业来看,2021届与互联网相关的互联网开发人员(5857元)、计算机系统软件工程技术人员(5763元)、计算机程序员(5722元)是月收入最高的三个职业。而十年前,月收入较高的职业主要为总经理和日常主管、信贷面谈员和办事员、采矿和地质学的技术员等。

民企就业比例、幸福感双提升

就业蓝皮书数据显示,地级及以下城市始终是高职毕业生最主要的就业地。从十年变化趋势看,高职生在地级城市及以下就业的比例有所上升,从2012届的60%上升到2021届的66%。与此同时,高职生选择在直辖市就业的比例有所下降,从2012届的14%下降到2021届的9%。

麦可思研究还发现,民营、中小微企业不仅是高职毕业生就业的主体,且十年来高职生在民企、中小规模企业就业比例提升较多。2021届高职生在“民营企业/个体”就业的比例(69%)较2012届(61%)增加8个百分点。63%的2021届高职生在300人以下的中小规模企业就业,比2012届(55%)增加8个百分点。而高职生在国有企业、中外合资/外资/独资的就业比例均下降5个百分点。

除了在民企就业比例上升,十年间,民企的就业满意度也大幅提升,由2012届的46%涨至2021届的70%。

近十年高职“专升本”比例增长超过4.8倍

随着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的“天花板”被打破,毕业后继续读本科也成为越来越多高职毕业生的选择。就业蓝皮书数据显示,2012届高职毕业生升本比例仅为3.3%,而十年后2021届达到19.3%,增长超过4.8倍。

十年来,各专业大类升本比例均有提升,财经商贸大类升本比例(2021届:21.6%,2012届:3.1%)增加最多,增长18.5个百分点。电子信息大类、土木建筑大类、资源环境与安全大类、教育与体育大类、旅游大类、装备制造大类、医药卫生大类、能源动力与材料大类、交通运输大类等升本比例也增长超10个百分点。

对高职生读本科的原因进一步分析发现,“想去更好的大学”成高职生升本第一动力,2021届(33%)比2012届(25%)增长了8个百分点;“就业前景好”为次要原因(2021届:28%,2012届:27%);而因“职业发展需要”读本科的比例,下降8个百分点,2021届为19%。

数据说明

2021届高职生毕业半年后培养质量的跟踪评价,于2022年3月初完成,全国高职生样本为14.8万。覆盖了583个高职专业;覆盖了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覆盖了高职毕业生从事的552个职业,328个行业。

2012届大学生毕业半年后培养质量的跟踪评价,于2013年3月初完成,回收问卷约26.2万份,覆盖了514个高职专业。

数据分析:麦可思研究院